您現在的位置:妙點網絡首頁 / 知識庫
阿里影業:不回頭的慢生意
時間:2019-06-10    欄目:知識庫    點擊:41

進入短視頻下半場,生根于YouTube的Vlog開始漸入大眾視線,于是,各方爭相入局,等待收割新一波紅利。紅利之下,卻是一場關于平臺、MCN、創作者三方的博弈戰,舶來品Vlog能在中國成長為一個新風口嗎?在巨頭圍獵下,獨立創作者又該如何抉擇?

1/獨立Vlogger:Julie和老白

“那剩下最后,我們就收一箱日常用的唄。電飯鍋你帶不帶?咖啡機你帶不帶?那你的加濕器要不要?”這是Julie和老白拍攝的Vlog特輯《30天環游美國》第一集里面的場景,Julie和老白是來自美國加州的一對小夫妻,他們用Vlog記錄了30天來開房車自駕環游美國的旅行經歷,并且向大家分享了在一輛車上生活一個月他們都帶了什么,以及在路途中什么真的有用、什么真的沒用,從而告訴大家在自駕旅行時有什么東西是真的需要帶出門的。

在這場30自駕環游美國的旅行中,他們總共經過25個州,途經沙漠、森林、平原、湖泊、海洋、高原等地形,經歷從25攝氏度到零下33攝氏度的溫差。去到了從伊利諾伊州芝加哥一路橫穿到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圣塔莫妮卡全長3939公里的66號公路,隨著北上緯度的升高,氣溫也開始驟降,還經歷了房車被凍住以及在零下33攝氏度低溫下生活的一天。

在Julie和老白做的公眾號老白頻道中,他們的原創Vlog已經更新到了119集。“因為我們長期生活在美國,所以大部分Vlog都是在美國拍的。中間回國了一個月,50多集那些是在國內的拍的。”Julie和老白是從2018年情人節開始正式拍Vlog,最開始是拍的便是30天環游美國特輯,記錄的是一次跨越美國的旅行。起因是因為老白突然有一天想記錄下自己出去旅行的經歷,Julie也覺得很有意義,于是就被忽悠去環游美國拍片了。

“其實大部分Vlog都是后來才找到節奏的,從之前環游美國拍攝的Vlog就可以看出跟現在的Vlog相比區別還是挺大的。”Julie表示,在此之前,他們并沒有相關的拍攝和剪輯視頻的經驗,所以開始的半年比較艱難,更新也很慢差不多一周才出一集。但還是要硬著頭皮上,一邊拍攝一邊學剪輯,出品惡心也要出,慢慢地就好了很多。

關于陪審團話題的Vlog

在最新一期的Vlog中,Julie講述了她被美國高等法院抽中加入陪審團,參與了整個陪審過程的奇葩經歷。在Vlog中Julie用第一人稱敘事的方式講述了案件從發生到審判最后到定罪的整個過程,這起案件的特殊性加上Julie豐富的表情和生動活潑的敘事方式讓這一集Vlog顯得趣味十足。

當Julie發布了這期Vlog才知道原來陪審團的話題在國內很少人知道,包括自己在去之前也不知道,所以在發布后很多人覺得很新穎也很神秘。

同時這期Vlog也給很多人普及了陪審團相關的法律知識,Julie也覺得這次陪審團經歷很特別,讓她明白了法律的意義,即法律不是你的意見,只有黑白。理和情是有很大區別的,你覺得這個人有沒有錯和他有沒有犯法并沒有直接關系。所以,有錯的人不一定犯法,犯法的人不一定有錯,錯更像是一個情感的標準,而法是一個理性的定律,需要證據,需要動機。

Vlog以法官最后所說的話結尾:“sometimes fair isn't about satisfaction, life is unfair, we can only try our best to be fair, whatever that might be. ”(公平并不能保證大家都滿意,生活不公平,我們只能以事論事,努力得到最公平的結局。)

2/真實性和表演性的邊界

談及為何要拍攝關于陪審團的Vlog,Julie表示他們的Vlog都是跟著生活走,生活里發生了什么就會拍什么。

“我們一般對拍攝沒什么規劃,除非是一些有計劃性的旅行,或者跟小伙伴的活動聚會之類的。但對其中發生的故事也沒有什么規劃,因為無論是在活動還是旅途中,具體要發生什么,我們其實也不能完全預料到。”而且由于他倆本身也沒有表演天賦,演的話就會很尬,所以只能順其自然,跟著感覺走。Julie還笑稱道,“我現在拿起相機的速度和判斷這一段內容精不精彩的能力真的是厲害到飛起。”

“我把Vlog看作是一種還原真實生活但又高于生活的藝術。”對于目前Vlog中關于真實性和表演性的爭議,Julie也有自己的見解。

“我覺得Vlog中適當的表演是可以的,比如拍攝開箱視頻,其實你一個人在家的話是不會哇的一聲很驚喜且開心地喊出來的,但如果是面對鏡頭你就會不自覺地放大情感,表現得更夸張,所以即使有表演的成分,但Vlog中流露出來的情感是真實的,你是真的興奮、真的開心。”Julie認為,Vlog雖然是記錄真實生活,但也是一種載體,就像文字、圖片一樣,只不過Vlog將故事從文字、圖片上搬到了屏幕上。但無論哪種載體,都需要通過各種方式潤色來呈現一個完整的故事,從而更好地表達創作者的想法。

在Julie看來,Vlog如果刻意要強調表演性那一定免不了制造噱頭。“我不會把我介意的東西為了剝奪眼球放上去,包括我們Vlog里的小伙伴,我覺得這是對大家和對自己的尊重。鏡頭在我手中,如何剪片也由我決定,這是一個選擇問題。”

除此之外,Julie認為拍攝Vlog對他們的生活并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因為他們的生活其實還有很大一部分沒有曝光,Vlog只有幾分鐘,再長也就十幾分鐘,但一天畢竟有24個小時,短短幾分鐘的Vlog不能涵蓋他們全部的生活。

“Vlog在記錄生活的同時也幫助我們再現生活。”Julie說。

“這一年拍Vlog留下了非常多的回憶,在Vlog里可以直接看到去年這個時候的畫面,那種感覺真的很棒。”Julie喜歡拍攝Vlog,因為記錄會讓生活非常有根據,自己和誰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全部有根有據。在最近更新的一集關于老白去巴菲特大會的Vlog里,去年也是同樣的場景、同樣的人,還能再跟同樣的人走同樣的路,她覺得再過幾年那種親切的感覺會更強烈。

3/小眾Vlog難起大勢

網紅加入Vlog

如今,Vlog已成為人們觀察、體驗、記錄世界的一種流行創作方式。并且, Vlog在2019年已成為全視頻行業的關注熱點。

作為國內Vlog興起并發揚的源頭社區,B站向來對Vlog的熱情有增無減。

5月31日,嗶哩嗶哩(B 站)宣布上線“Vlog星計劃”,將從流量扶持、現金激勵、賬號認證、活動支持、深度合作和平臺招商六大資源將對Vlog領域內容進行扶持,扶持計劃包含全年500億次站內的流量曝光,每月100萬專項Vlog獎金支持,每月1億專項活動站內曝光量支持等。對于創作者,B站還上線了“Vlog領域優秀UP主”認證系統。

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B站就持續對Vlog和其創作者給予扶持和激勵。開展了“ 30天Vlog 挑戰”、 “Be A Vlogger”、“理想生活Vlog 大賞”等一系列活動。

而在更早些時候,抖音就稱將投入10億流量扶持Vlog,并正式面向全平臺用戶開放1分鐘視頻權限。

在產品層面,抖音將原來15s的短視頻時長限制,升級為全平臺用戶均可發送1分鐘視頻,并在抖音站內發起Vlog相關主題活動。

同時從4月25日起,用戶拍攝或上傳時長大于30s的原創Vlog視頻,加上相應話題標簽,即可參與“Vlog十億流量扶持計劃”。抖音將針對優秀作品和創作者,給予流量扶持、抖音Vlogger認證等獎勵。

當前中國短視頻行業市場頭部平臺逐漸凸顯,優質內容勢必成為各大平臺支撐用戶紅利,進一步提高用戶粘性的稀缺資源。所以也就有了各大平臺紛紛用激勵吸引創作者加入自己麾下的統一動作,但在巨頭圍獵中,Vlog依舊沒有大范圍起勢。

究其原因,還在于“小眾”一直以來都是Vlog在中國市場的一大標簽,即參與人數少,內容門檻高。

從攝影師轉行到拍攝Vlog的張易看來,想實現全民Vlog并不實際,至少在入門上就限制了很大一部分人。他覺得如果只是自己單純想玩一玩,當做一種興趣愛好是沒問題的,但如果想很認真地去做并且做好的話,那門檻是很高的。

“高門檻主要體現在需要創作者持續不斷地投入,這是一個很緩慢的過程。而且需要投入的時間和精力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注入的,這也決定了Vlog必然小眾吧。”張易認為,Vlog相對其他媒體類別要高很多,不僅要求剪輯能力,對講故事的方式和鏡頭感同樣有較高的要求。

4/優質內容:獨立Vlogger手中的砝碼

而作為舶來品,Vlog由部分Vlogger帶入中國,先有內容,后有平臺,導致其四處散落,還未形成聚合又遭到平臺哄搶,至今沒有得到良性發展。

“創作者會相對小眾吧,但別人去看我覺得倒很有希望。”在Julie看來,目前Vlog面臨的狀況是是創作者小眾,觀眾大眾,而創作者小眾的主要原因還在于變現困難。

“目前我們的變現方式有平臺采購和品牌合作,主要是與品牌長期簽約合作。我想要的是與品牌建立平等的關系,而不是他們投放的一個渠道。我們給品牌長期輸出內容,同時品牌也將自己的東西融入我們的Vlog中,其實就是相互推廣,互相都得到一定程度的曝光。”

Julie認為,創作者沒法完全依靠平臺,因為目前各大平臺的紅利是短期且有限的,廣告收益也都是按比例分成,真正到創作者手里的收益很少,而且非常不穩定,隨時都可能中斷。

并且如果平臺一旦買斷內容,也就限制了創作者在其他渠道的投放,而獨家平臺實際上也并不能保證創作者的收入,這樣的話決定權就掌握在了平臺手中,萬一平臺倒了,創作者也就會跟著遭殃。

除了平臺外,在平臺與創作者中間的MCN也在虎視眈眈。

行業內某觀察人士曾凡(化名)告訴記者,在中國市場,每個平臺都想成為youtube那種壟斷式的內容平臺。而當下Vlog的火熱讓他們覺得機會來了。各大平臺便使出渾身解數哄搶優質內容,但目前產生了一個較大的問題,就是平臺的補貼被中間MCN搶走了,導致一個本身是補貼創作者創造新風口的事物,被人變成了倒賣創作者的新業務。

曾凡表示,“因為一些創作者的思維還是還是卡在流量=廣告=錢里了,那些想借助平臺獲取流量的創作者由于接觸不到平臺,就會被中間的MCN截胡,一些MCN會低價收入創作者內容并高價賣給平臺,因為平臺給MCN的補貼很高,同時平臺也需要MCN持續不斷地投入內容。”

而MCN想毀掉一個創作者太容易了,一旦與MCN簽約,就是一個無底洞,創作者只會變成一個生產內容的機器。

他還認為,“即使善意的MCN也無法保證創作者的未來,因為平臺要的是內容,并且越多越好,一個小的MCN也有十幾到幾十個創作者不等,他們能夠給平臺貢獻的內容量是一個獨立創作者無法比擬的。并且通常MCN提供給平臺的都是經過篩選出的優質內容,比起內容風格單一的獨立創作者,平臺更想要的是風格多樣且持續不斷的優質內容。”

“所以做一個獨立的Vlogger很重要,而優質內容就是他們手中的砝碼。”曾凡說。


版權所有:山西省晉城市妙點網絡服務有限公司    工信部備案編號:晉ICP備10201622號-1
咨詢電話:0356-2618837    客戶服務中心(7×24小時): 13503561994    傳真:0356-2618837
服務范圍:晉城網站建設/制作  手機應用開發  晉城軟件開發  晉城監控布線  晉城微信平臺開發  短信群發
恐怖实验室返水